当代小说

门先生

作者:尹群 来源:当代小说 202007期 时间:2020-10-16

小芹的亲生父亲绰号“老北风”,是个胡子头儿,在旧时的东荒一带打家劫舍。后来关里的老八路上东北来建立根据地,剿胡子,“老北风”竟和老八路作对,有时黑夜就突然窜进哪个屯...

  小芹的亲生父亲绰号“老北风”,是个胡子头儿,在旧时的东荒一带打家劫舍。后来关里的老八路上东北来建立根据地,剿胡子,“老北风”竟和老八路作对,有时黑夜就突然窜进哪个屯子,抓走土改、农会干部,在人背后横根扁担,把两条胳膊抻直绑在扁担上,从房上两个人悠起挺老高往地上摔,管这叫“穷人翻身”。后来那股绺子被打散了,据说“老北风”是在哈尔滨道外一家旅店被抓住,押回老家由群众处死的。

  那时候,处死罪大恶极的匪首,啥刑罚都使。“老北风”是被绑在南碱沟的一棵老榆树上,任仇人你一刀他一枪地弄巴死了。那天,远近十里八村的百姓全都赶来看热闹,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老北风”死了之后,人亡家破,妻离子散。

  那年小芹十二,被人卖到潘秧子街窑子里。

  我们那地方的老百姓管看病的大夫不叫大夫,叫先生。像陈花先生,像王大先生。找大夫看病不说是找大夫,说是找先生。看病也不叫看病,叫找个先生扎古扎古。潘秧子街里有位看病好的门先生,一只耳朵,古道热肠,凡是上门求医问药,不看穿戴,不论贫富,态度都是一样,一视同仁,所以远近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门先生的。有病了也都愿上潘秧子街找门先生看。就一样,老婆死得早,没给门先生留下一条后。

  一天,门先生来到大平房,见了老鸨,压着嗓子说:“那个小芹……”

  老鸨恍惚认识门先生,脸上堆出笑来:“还没接过客呢……”斜着一双家雀儿眼上下打量门先生,打量门先生那只光秃秃难看的耳朵,打量门先生刮得黢青黢青的腮帮子,“多少人都惦记着呢,”撇撇嘴,“咱小芹,给不到价钱可不能……”好像,连这个满脸雀斑的老鸨都没看上眼前一只耳朵的门先生。

  “我家缺个使唤丫头。”

  “那,少了这个数,你可领不走。”老鸨伸出五个指甲染得艳红的手指头。

  “五、五百……?”

  “做梦娶媳妇儿呢?五万(指当时在东北地区流通的‘东北币)。”

  门先生皱皱眉:“你这是讹人呢。你这简直是胡子!”门先生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张五千元的紫票子,往老鸨的手里塞,说:“一万。就一万。我多了没带。”老鸨眼皮一麻搭,嘴里说:“哪嘎儿凉快上哪嘎儿呆一会儿去!”

  门先生狠狠心,从另一个口袋里又掏出两张也是五千元的紫票子:“这回可真的没了。”

  老鸨依然不撒口。抹了猪血似的厚嘴唇一撇:“嫌贵呀,贱的也有啊。有三十岁、四十岁的,买咱小芹一个,买那样的,能买三四个。”

  最后门先生咬咬牙,把四张五千元的紫票子和两张一千元的绿票子一并拍在柜台上。

  那时候,两万二千元差不多能买两匹好马,外带一辆大铁轱辘车。

  门先生气哼哼地走在头前,后面跟着小芹,穿过一条僻静的小巷回了家。

  慢慢地,街坊邻居就都知道门先生家有了孩子,门先生认了个干闺女。知道小芹是死鬼“老北风”的闺女后,人们都猜这门先生和“老北风”,八成不是一般的关系。

  小芹进了门家,张嘴闭嘴管门先生都喊爹,像只小燕子,药房里跑来跑去的听使唤。街上的人都感叹小芹命怪好的,这回算是跳出火坑掉进福堆儿里了。小芹会来事儿,早晨一起床,第一件事是先给门先生倒尿罐子,然后是给门先生烧洗脸水、扫地抹柜盖、点火做饭。看门先生一撂下饭碗,麻溜就把茶水端上来,再去捡桌子刷碗……这些活儿都忙活完,才站到门口去梳头,头发长长地披散着,阳光下像亮闪闪的瀑布。等看病的人上来了,小芹又开始忙活起来,一会儿门先生让小芹给病人倒杯热水喝,一会儿门先生又喊小芹给病人拿拿药,病人看完病要走了,门先生又喊小芹往外送送客人,送到大门外。支使得小芹脚不沾地。小芹嘴里响亮地答应着,脚上一溜小跑,带着风。到了晚上,抱柴火烧炕,铺床捂被,把晾衣绳上晾干的衣裳一件件经管回来,把尿罐子给门先生拿回屋里。有时候半夜小芹睡得糊里糊涂的,门先生还喊小芹给他倒水喝。

  小芹长到十四五,出息成水灵灵的大姑娘了,两根麻花似的大辫子黑黝黝的发亮,辫根儿扎绿头绳,辫梢儿扎红头绳,辫梢儿在屁股蛋子上摆来摆去。刘海儿齐眉。眼睛像汪水,嘴似花骨朵。看病的人见了,眼睛恭维地看着门先生,嘴上啧啧地夸着小芹,夸小芹勤快,夸小芹水灵。门先生呢,笑都藏在皱纹里。嘴里时常哼着小曲,听出是“二人转”的味儿,可说不上是“二人轉”里的什么调儿,“靠山调”“胡胡腔”“红柳子”“打枣”“四平调”“羊尾巴调”……听不懂是哪一出:

  正月里来闹元宵,

  光阴似箭催人老。

  二月里来龙抬头,

  多少相思多少愁。

  ……

  门先生兴致好的时候,能一气儿唱到十二月。药房里抓药的,看病的,串门儿的,一天比一天热闹,谁瞅着都是那么红红火火,贼拉兴旺。

  夜里,小芹独自睡在小里屋。小芹累了一天,累得胳膊腿都酸,躺下就睡着,睡着梦就一个接着一个,水坑边儿捉红蜻蜓,捉一个飞一个,捉一个飞一个。眼瞅要捉住了,却一脚踩进水坑里,“妈呀”叫一声……小芹惊醒了,睁眼看见门先生光着身子站在床跟前。

  小芹心扑腾扑腾跳,翻身坐起来,以为亮天了,一面穿衣裳一面问:“爹,你咋起这么早?”

  门先生往外退着,支吾说:“我好像听见你哭。你瞅我这耳朵。还早着呢,才半夜。”

  常言道:“一家女,百家求。”小芹到了婚嫁的年龄,给小芹说媒的,左一个又一个,磨光了门先生家的门槛子,媒婆们嘴咋那么巧,先是夸小芹,夸小芹杨柳细腰如花似玉赛貂蝉,夸小芹心灵手巧温柔贤惠胜过七仙女。你说,得啥人家才能配得上门先生这样的人家?得啥人才能配得上咱小芹?两个媒婆碰到一块儿,嘴丫子冒白沫也不停嘴,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像两只家雀儿打仗,你说她保的不好,她说你保的不如她保的,都夸自个儿保的人家是百里挑一。一个说,西门里开烧锅的史小个子家的二小子,个长得比他爹高半截,比他爹可精明多了。一个说,南门外开车马店的马老倭瓜家的老小子,长得膀大腰圆的,也仁义,见人不笑不说话。像他爹。依我看,可比老史家的二小子强百套……

  门先生越听心越烦,说:“瞅瞅你们,闹不闹停?有病来看病,没病,都给我滚犊子!”

  也不知门先生抽的是啥疯,脸子成天拉拉着,媒人来一个骂出去一个,来一个骂出去一个,连给小芹保的是啥人家打听也不打听。那往后,小芹的媒人都没了影儿,谁也不敢再上门给小芹提亲。药房里一下子冷清不少。只剩下门先生和小芹两个人的时候,两个人一天一天也不开口,门先生不跟小芹说话,小芹也不跟门先生说话,好像互相赌气似的。

  农历三月里的一天,有人来请门先生看病。门先生前脚刚走,后脚家里就失了火。幸亏接门先生的马车还没走远。门先生远远地见了,心惊肉跳,认定是自己家失了火。马车趟起一路尘烟往回疯跑,门先生进院,邻居们正急着跑来救火。门先生拨开众人,疯一样扑到门前,浓烟从门缝儿、窗户缝儿往外冒。门先生呼喊着小芹,问人看见小芹没有?都摇头说没看见。有人告诉他说小芹好像在屋里。门先生说快、快、快救人。没谁敢进屋。眼瞅着火苗飞舞,舔着房檐,谁敢进?门先生喊着小芹,谁也拦不住,自己冲进屋,从炕上拽过被烟呛昏过去的小芹,趔趄着抱出来。眉毛差一点被燎光,脸上、手上也烧起了水泡。

  门先生闲下来的时候,偷眼看着小芹,一面想,这孩子,别看她一天到晚不吱声不言语儿的,性子怪刚烈的。像他爹。罢了,罢了。

  转眼间,小芹已是半老徐娘,门先生也已是白发苍苍。

  一日两个人正吃饭,吃着吃着,饭碗就从门先生的手里滑落下来,掉到地上,碎了。小芹一惊,以为门先生发脾气。门先生没有言语,只有口水从歪着的嘴里流出来。门先生病了,是中风。

  接下来的日子,小芹便整天伺候卧床不起的门先生。除了煎汤熬药,还帮门先生洗脸,刮胡子,穿衣裳,抓虱子。帮门先生翻身。一天要翻几回,每翻一回身,小芹都累出一身汗。这还不算,还要端屎端尿。常见小芹远远蹲在门前的园子里一阵一阵地呕。

  没想到,在小芹的精心照料下,门先生的病竟奇迹般地好转了。能搀着下地了,能呜啦呜啦地说话了。

  忽然有一天,躺在炕上的门先生嘴里呜啦呜啦地说:“小芹你知道我这耳朵咋剩一个的吗?”

  小芹愣着一双眼:“咋整的?”

  “你爹干的好事儿!”

  小芹吓一跳:“我爹干的好事儿?”

  “我日你爹八辈儿祖宗!”门先生眼里闪着凛冽的寒光。

  小芹问:“到底咋回事儿?”

  那年深秋,门先生去王家围子给人看病,病人就是那个屯的土改干部,姓杨。他们用马车贪黑把门先生接去。那晚是月黑头,秋风刮得路旁的大树和庄稼叶子唰啦唰啦响。刚进屋,“老北风”那伙绺子就把院子围住了,把门先生几个捆了撂马上,马就疯跑。跑了好大一会儿,“老北风”他们把门先生几个扔地上。一看是荒草丛生、乱坟遍地的南碱沟,心就凉了半截。胡子专门在这儿祸害人。“老北风”他们把门先生几个分别绑在几棵大树上,完了就把姓杨的和另一个农会干部的裤子扒下来,拿刀割下边,管这叫“劁人”,被劁的人就爹一声妈一声地惨叫。连狼听见都得被吓跑。轮到门先生了,门先生吓得浑身直筛糠。跟“老北风”说,我可不是农会干部,我是给他们看病的先生。我姓门。潘秧子街的门先生。“老北风”点头,说好像听说过。你是先生,给人治病,按规矩我们不该收拾你。可今个儿得让你长点记性,看你往后再给“八爪子”看病!说着“唰”的一刀,门先生的一只耳朵就飞了出去,门先生一下疼昏过去。等醒过来,那俩人已经死了。

  小芹听呆了,半天没回过神。门先生眼睛定定地盯着天棚,“我听说你被卖到窑子里……”

  小芹半天才明白过来是咋回事,明白过来的小芹,眼泪在眼窝里汪着。汪着汪着,哗啦流下来。小芹抹着眼泪说:“我感激爹,爹要是不把我从窑子里买回来,我如今活不活着都难说。爹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也报答不完。”

  门先生听小芹这么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别感激我,当初我可不是想救你……”

  小芹说:“这辈子跟爹作伴儿,也怪好的。”

  一天,门先生坐在门前晒阳阳儿,让小芹蹲下来,說我给你薅白头发。门先生的一双手骨瘦如柴,青筋凸起,也不稳,明明看见了一根白头发,阳光下一闪一闪,却捏了几捏也捏不着,薅下来一看是根黑头发。再一薅,还是一根黑头发。小芹甩了一下散乱的长发:“再薅一会儿,你还不把我薅成秃瓢儿。”

  门先生就张着嘴乐,说:“老了,眼也花了,手也颤了。”仰脸看着小芹,“小芹,跟你商量个事儿。”

  “啥事儿?”

  “你找个好人家吧。”

  小芹苦笑了笑:“咱家不是好人家?”心里说,都这个年龄了,眼瞅三十的人了,还能找着啥样的人家?

  “你、你可还是个黄花闺女呢。”

  小芹的眼泪就挂在瘦削的腮上。心里想,你说我是黄花闺女,可谁把咱当成黄花闺女待啊?

  “我走了谁伺候你呀?我得伺候你一辈子。”

  门先生张着嘴,没吱声。

  那晚,门先生让小芹把他的炕多烧点柴火,烧得热点。门先生说他夜里怎么老是冷,问小芹冷不,冷也多烧点。

  小芹给门先生往上盖了盖被子。

  小芹躺在被窝里,胡思乱想:想到后院卖豆腐的王老五家的贵福子,如今人家孩子都十多岁了……想到被乱刀砍死的父亲,心里一阵难过,眼泪淌下来。又一想是他害死的杨干部他们,还割了门先生的一只耳朵,心里又恨他……想到那天自己被门先生从窑子里买回来,忐忑不安地跟在门先生身后往家走,这一晃都快二十年了……快要亮天了,一下子睡着了。

  第二天,小芹醒得很晚。小芹起来,看见门先生硬邦邦地躺在炕上。

  门先生喝了大烟。

  责任编辑:段玉芝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郝先生的绿背心

    郝先生的绿背心

  • 断桥戒指

    断桥戒指

  • 大峰山游记

    大峰山游记

  • 厚道街二题(短篇小说)

    厚道街二题(短篇小说)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