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

新冠病毒击垮非洲中产

作者:Abdi Latif Dahir 来源:第一财经 202008期 时间:2020-10-09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街道上人行稀少。15年前,詹姆斯·吉奇纳(James Gichina)是一名肯尼亚内罗毕的机场接驳巴士司机,后来他通过努力成了一名负责长途旅行的导...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街道上人行稀少。

  15年前,詹姆斯·吉奇纳(James Gichina)是一名肯尼亚内罗毕的机场接驳巴士司机,后来他通过努力成了一名负责长途旅行的导游。在银行贷款的帮助下,他买了两台用于接送游客的巴士。

  吉奇纳和他的客户都属于日益增多的非洲中产人士—比如来自尼日利亚的银行业从业者、来自南非的技术创业者,以及有经济条件享受海滩和欣赏野生动物的肯尼亚同胞。

  然而,新型冠状病毒摧毁了旅游业和当地经济。吉奇纳拆除了车内的座位,开始用它在路边卖鸡蛋和蔬菜。他说,以目前的收入,他已经交不起房租、买不起食物,连供9岁的儿子读书都有了困难。

  “我们一直勤勤恳恳地工作,只为过上更好的生活。”35岁的吉奇纳曾对自己旅游业的同事这样说道。而现在,“我们一无所有了。”

  据世界银行的专家预测,随着非洲多个国家的新冠病例不断攀升,5800万当地居民可能将步入极度贫困状态。疫情不仅给非洲的贫困人民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还使原本日益增加的非洲中产人数大幅减少。

  在过去10年里,非洲的中产对整个非洲的教育、政治及经济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新的创业者们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也帮助他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家庭以及一些经济条件不错的年轻人,已经能够满足自身的物质需求,他们要求民主改革,努力争取优质的教育和医疗。

  在13亿的非洲人口中,目前约有1700万人属于中产阶级。然而,据调研机构World Data Lab预估,其中的800万人将因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而降为贫困阶级。

  未来几年内,情况很难有所好转。

  “正是由于非洲发展得缓慢才造成了今日的悲剧,中产阶级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霍米·卡拉斯(Homi Kharas)说,他是美国著名智库之一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也是World Data Lab的联合创始人。

  在过去的30年里,非洲的中产阶级人数增长了3倍,原因是技术、旅游、制造等行业的就业机会增多。

  而现在,非洲将面临近25年来的首次经济衰退,数百万住在市区且受过教育的人可能因收入严重不均衡而走上犯罪的道路,虽然这种收入不均已经困扰了非洲数十年。

  新兴的中產阶级“对未来非洲经济的发展起着关键性作用,他们促进了长期的经济增长,推动社会进步,使社会更加包容和繁荣,使管理更加高效而值得信赖。”兰德里·席格内(Landry Signé)说,他是《释放非洲商业潜能》(Unlocking Africas Business Potential)一书的作者。新型冠状病毒“将彻底地推迟薪酬的发放,让非洲中产阶级的美梦停止”。

  肯尼亚和一些国家一样,封锁了边境、实施宵禁、限制跨国出行及来访。在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各大商场的出现曾是中产阶级人数攀升的象征。然而现在,商场已让员工休假,关闭了若干门店,努力地想在这场危机中幸存下来。

  在今年3月,肯尼亚首次宣布实施封锁限制,Junctio商场里都没什么客人。这里有100多家店铺,曾是中产阶级享用美食及购物的好去处。

  在内罗毕,熙熙攘攘的伊斯特利区(Eastleigh)聚集了数十家商场、酒店、旅馆和银行,而在5月初,由于新冠病例突增,该地宣布完全进入封锁状态。

  玛丽安·贝希尔(Maryan Bashir)原本在伊斯特利区经营3家店铺,销售床垫和窗帘。她说,和其他贸易商一样,大家正在为是否能从中国进货而发愁,新冠疫情开始对进口造成影响。不过全城封锁使顾客数量大大减少。

  6月初,政府撤销了伊斯特利区的宵禁,但贝希尔表示,店主们想要重新达到疫情前的收益,需要很长一段恢复期。“房东还在收租,”她说,“但如果我们颗粒无收,拿什么付房租呢?”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那里的中产阶级也感受到了由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估,由于疫情期间石油收入减少,西非国家的失业率日益攀升,预计经济衰退将持续到2021年。

  津巴布韦的经济在近几年里持续下跌,疫情及其引发的各类限制将使有望成为中产阶级的人们的偿债能力深受影响。

  玛德琳·奇维索(Madeline Chiveso)多年来在津巴布韦的首都哈拉雷经营一家餐厅,顾客多为银行家、记者、工程师等专业人士。然而,随着疫情的加剧以及各类限制更加严格,餐厅已无顾客。奇维索不得不关闭门店。

  在过去,她每天可以赚350美元,而现在她没了收入,不得不用存款来支付各类花销,她说她的买房梦已经渐行渐远。“未来的一切都充满未知,没人知道疫情会如何结束。

  根据卡拉斯的定义,非洲的中产阶级是指人均每日消费在11美元至110美元之间的家庭。

  拉齐亚·可汗(Razia Khan)是渣打银行非洲及中东地区的首席经济学家,她认为中产阶级与贫困人口之间的不同在于获得稳定收入的能力。她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很多非洲人极有可能“重回贫困”,因为就业机会减少、失业保障缺失,社会安全问题也应运而生。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开卷

    开卷

  • 吴声:我们应该抛弃一切幻想

    吴声:我们应该抛弃一切幻想

  • 可能被疫情改变的黑色星期五

    可能被疫情改变的黑色星期五

  • 数据乐与痛

    数据乐与痛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