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息化

软银亏损,陷入困局

作者:严子成 来源:中国信息化 202005期 时间:2020-07-28

2020年4月,软银发布了2019财年(2020年3月底结束)业绩预测。其中,经营亏损预计1.35万亿日元(约合880亿人民币),净亏损7500亿日元。这是软银15...

  2020年4月,软银发布了2019财年(2020年3月底结束)业绩预测。其中,经营亏损预计1.35万亿日元(约合880亿人民币),净亏损7500亿日元。这是软银15年来第一次出现年度亏损,也是软银集团39年历史上最糟糕的年度业绩。同时,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表示,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所投资的88家公司中将有15家面临倒闭。

  软银集团于1981年在日本创立,1994年上市。创办之初主要靠打包买软件盈利,后续经过不断的收购和成立子公司,逐渐将触角伸向了电讯,宽带,媒体,科技,金融等多个领域,在全球主要的三百余家IT公司占有多数股份。要非给软银定个性的话,那它应该算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提到软银就不得不提孙正义,软银集团的创办人兼社长,被广大国内媒体称为 “马云背后的男人“。2000年,孙正义在和马云谈了6分钟之后,就决定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传为佳话。当然,这只是事实的一角。在马云来谈之前,软银的团队已经对于市场和投资标的的情况做过完善的调查,而且阿里绝不是那天唯一一个从孙正义手上拿到钱的企业。孙正义的想法大概是这样的:投一个不见得能成,但软银的资金量足够大,多投“网商”,少量项目成功即有总体正向收益。这个带领自己一手养大的软银挤入世界500强企业前列的男人,本计划在16年完成对芯片公司ARM的收购后功成身退;然而刚好赶上沙特搞经济转型,于是,软银集团和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孙正义和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双方一拍即合。45分钟的演讲后,沙特当机立断,投资450亿美金,和软银共同成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单只基金——愿景基金,起步1000亿美元。

  而这只基金,就是软银2019财年亏损的主要来源。

  这次财报有两个重点。软银19财年预计收入中的经营亏损是13500亿,而税前收入是正的2500亿,这说明软银的非经营收入至少得有16000亿。哪来这么多钱呢?卖阿里的股份,不是直接卖,而是用预付远期合约(VPFC)的方式从投行那拿钱。第二点,在预计经营亏损如此巨大的前提下,三季报中的经营现金流居然还有六千多亿日元,完整的年报出来了应该也能维持在零线以上。因为亏损主要是愿景基金投资的这些公司的估值下降,相当大的一部分不直接反应到现金上。软银虽然账面上遭受巨大亏损,但运营还能维持下去。

  对于疫情影响的判断,媒体们是比较准确的。软银所投资的独角兽中,无论是出行app Uber,共享酒店OYO,还是共享办公Wework,都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另一方面,这些公司本身都各有各的问题,没有疫情也迟早会暴露出来,只是不会这么集中,情况这么严重。篇幅所限,这里不再细述。

  而对于孙正义的投资逻辑,很多媒体评论理解都不太到位。在大把撒钱,投资标的多,给钱多的现象背后,其内在逻辑是赛道投资,即尽可能地投资每一个在这个赛道上的企业,最后只要有一家企業成功,就能获得数十乃至数百倍的回报,足以收回前期的众多投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软银同时投了嘀嘀打车和Uber,二者为了中国市场的垄断地位打得不可开交,但无论谁赢了,软银都是挣钱的。所以,说现在的互联网企业烧钱烧得快也好,变现比十年前难也罢,赛道投资就是要烧钱的,这个投资逻辑本身没什么问题。

  问题在哪呢?投资最简单也最基本的策略是“不要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风险和收益同进退。投赛道看似保证了收益,也增加了风险。赛道选错了投八百个企业也是白给。还是拿滴滴和Uber举例子,滴滴赢了,基本上垄断了网约车市场,可它挣钱么?18年巨亏108亿人民币,之前烧钱是为了抢市场,现在都烧成一哥了还进不了良性经营循环,是不是应该反思赛道的问题?愿景基金是做长期投资的不假,但这个长期不能是投资人出钱一直烧烧出来的。赛道的质量问题,是软银失败投资的第一类。

  第二类问题,和阿里巴巴的成功不无关系。在阿里成功之前,软银投资的公司,叫“软银看上的公司“,阿里成功之后,软银投资的企业,叫”下一个阿里巴巴“。大量的资金,出于对错失阿里这样机遇的恐惧,和对孙正义成功的信任,选择了跟着软银投。在风投界影响力的上升,使得愿景基金旗下企业的融资难度和成本骤降,自力更生的本事也下来了。(国内情况更严重,很多这样的独角兽企业缺乏足够的积淀,一个原本估值几千万,员工十几人的小作坊,两年融资三轮二十个亿,估值百亿,人员管理和资金管理想不出问题太难了,但没人能拒绝如此高的回报率,哪怕企业根本不挣钱)

  回过头来,再看孙正义为什么形成了这样的投资风格。从数据上来看,孙正义投资生涯中超过80%的收益来自于阿里巴巴,令人津津乐道的那6分钟毫无疑问是他最大的成功。而他最大的失误,从金额上看,是因亚马逊把收购价由一亿美金提至一亿三千万而拒绝收购其30%股份(现在市值差不多3000亿刀)。如此强的正反馈和负反馈,一定会极大地改变一个人的投资理念。对于孙正义来说,就是广撒网,多给钱。倘若阿里失败了,孙正义被当作在6分钟内亏掉2000万的投资反面典型,那么今日软银的情况将会完全不同。

  最后再讲对愿景和孙正义投资理念的看法。整体上来讲是一种只有大资本才玩得转的策略,操作合理的话收益相当可观。但有一个问题:孙正义理想中的搞法是早入场并长期持有,然而创业初期,前期,尤其是科技企业,是没什么钱分红的。造成的结果是基金按企业估值算很挣钱,但现金主要靠买基金的投资者贡献。19年三季报显示,卖已有的投资才卖了不到500亿日元,新投资又花了一万五千多亿。经济好,货币流通量大的时候这么搞可以,但经济不行的时候大家都没有钱怎么办?这个时候卖投资不比之前经济好的时候卖亏多了?也就是软银自己本身业务现金流大(运营商,宽带等),换个别的基金现在不是申请破产保护就是卷款跑路。孙正义想复制早年成功的心情可以理解,但阿里巴巴这种机会万中无一,大部分软银所投标的长期持有的收益预期并不高,该出手时就得出手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海外投资信息化支撑平台建设研究

    海外投资信息化支撑平台建设研究

  • 基于精准投资的电网项目数字化审计实践

    基于精准投资的电网项目数字化审计实践

  • 基于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跨部门并联审批的设计与实现

    基于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跨部门并联审批的设计与实现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